亚搏体育app网址

中国乡村“屋场会”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径

Posted On
Posted By admin

中国乡村“屋场会”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径

  中新社张家界12月20日电 题:中国乡村“屋场会”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径

  作者 王昊昊

  冬季的湖南湘西山区颇为寒冷,张家界市桑植县澧源镇西界村小伙王超赶早来到同村的黄生珏家,准备参加一场村民会议。早上9时许,黄生珏家的院子里已挤满了近百名村民。

图为12月15日,湖南张家界市桑植县澧源镇西界村召开的“屋场会”上,村干部、项目负责人等现场为村民答疑。 中新社记者 王昊昊 摄

  一杯热茶,一块烤糍粑,村干部和村民们围着10几个炭火炉子依次坐开,边吃边聊。张家界高新区驻西界村帮扶工作队队长、西界村党支部第一书记袁凯带头,谈起了村里正在建设的“十八寨”国际民宿度假区项目。

  该项目由桑植县政府与企业联合打造,总投资近20亿元人民币,将有五个寨子建在西界村。就业岗位有多少?何时能建好?民宿产业前景大不大?这是村里第一次介绍“十八寨”项目情况,村民们抛出各种问题,村干部、项目负责人等现场答疑并记录。

  这一场景便是当下在湖南、湖北、江西等地乡村、社区流行的“屋场会”。“屋场会”一般在民众集中的屋场或田间地头举行,以邻里之间拉家常的方式召开,参会的村民和村干部不拘形式,议题包括讲政策、传技术、议事情、化积怨等。

  “现在天气越来越冷,自来水水管会不会冻裂?”“‘十八寨’项目建成后,村里如何规划乡村旅游路线?”“为什么村里部分入户公路还没硬化?”黄生珏家的院子里好是热闹,村民们对村干部的相关解答或整改方案感到满意,便送上热烈掌声。一些村民首次以这样的方式提问略显紧张,大家也鼓掌鼓励其提想法、说建议。

  “‘屋场会’不怕说话激烈、面红耳赤,最怕大家有话憋着不说。”袁凯说,“屋场会”与结对帮扶、驻村帮扶工作同步开展,农忙时节就安排在晚上,临时牵根电线、安个灯泡照明,天气寒冷就燃一堆柴火。自2017年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西界村已先后召开大大小小的“屋场会”150余场次,今年已召开52场,每一场参会者平均近百人,大家的热情都很高。

  曾在外工作的“90后”王超为陪伴家人于2017年回老家当起了扶贫专干。“当年3月扶贫队进村后,召开了一次比较大的‘屋场会’,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屋场会’。”王超说,以前村民有什么问题都要跑到村部来提,或者打电话给村干部,但效果不明显,有些百姓的烦心事频遭“踢皮球”,长时间不能解决。“屋场会”规定了每件事的处理时间,开会前都会公布各项事务处理进度或结果。

图为12月15日上午,湖南张家界市桑植县澧源镇西界村在村民黄生珏家的院子里召开一场“屋场会”。 中新社记者 王昊昊 摄

  袁凯说,以前村里有大事都在村部会议室讨论,干部在上面干讲,村民听着都容易犯困;很多和村干部关系好的村民即使遇到难题、对村里的事务不满,也碍于面子难张口。而“屋场会”放在大家熟悉、放松的环境里开,心里话都能说出来。

  2017年起,桑植县就鼓励村(社区)积极开展屋场议事。今年7月全面铺开“屋场会”以来,该县已成立百余个“屋场会”宣讲队,收到问题或建议3000多条,化解矛盾纠纷300余起。截至今年11月,张家界市已有“屋场”2758个,开会20932场,听众超100万人。

  该市还依托“屋场会”,组建起了由扶贫、人社、农业农村、林业等部门专门人才组成的政策宣讲队,宣传解读各项涉农法规、惠民政策等;组建乡风文明讲习队伍,通过“屋场会”分享好人故事;由畜牧、商粮等部门技术人员和科技特派员组成农业技术讲解队,传授茶叶、蔬菜、养蜂等种养殖实用技能。

  2013年退休后全职当起“村官”(湖南长沙县开慧镇开慧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的湖南省社科院原院长朱有志表示,“屋场会”其实是各地在乡村振兴过程中,探索出的一个集中民智、反映民意、体现民主的乡村治理新模式,也是最能体现领导干部联系民众的一种方式,值得不断推广。(完)

【编辑:李骏】

Related Post